原创察哈尔学会12-11 01:16
作者:张敬伟

摘要: 中国的经济发展对欧盟的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

中国和中欧“16+1合作”启动五周年,已经成为中欧合作的新机制,对于促进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具有重要意义。

 

李克强总理11月27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出席第六次中国─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,并在第七届中国─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上致辞。这是中共十九大胜利闭幕后,中国国家领导人对欧洲进行的一次重要往访。

 

本次领导人会晤的主题是“深化经贸金融合作,促进互利共赢发展”。即以经贸和金融作为两大引擎,让“16+1合作”行稳致远。从长远看,中欧“16+1合作”将打造成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融入欧洲经济圈的重要承接地。即如习近平主席所说,通过扩大国际产能合作,共建一批经贸合作区,打造融合度更深、带动力更强、受益面更广的产业链、价值链、物流链。

 

中国和16国深化经贸合作,尤其是拓展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在欧洲的经贸合作成果,将是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推向深入。这对中国、中欧16国以及整个欧洲都是利好,是多赢并举的机制。

 

“老欧洲”的猜忌与忧虑

 

但中欧“16+1合作”却引发了欧盟中“老欧洲”国家的猜忌,尤其是德国。今年9月,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加布里尔呼吁北京尊重“一个欧洲”的概念,并补充称:“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发展出针对中国的单一战略,那么中国将会成功分化欧洲。”德国的担忧得到“老欧洲”国家的共鸣。原因很简单,作为一个整体的欧盟正在发生分裂,英国脱欧进程正在加速,德国大选后的内部纷争也让欧盟感到困扰,脱欧和脱离欧元区的“双脱”风险,让德法这两个欧盟支柱陷入困顿。

 

从目前看,欧盟最大的麻烦恰恰来自“老欧洲”内部,英国脱欧,德法意荷受内部右翼民粹主义滋扰。欧盟内部的恐怖主义风险,主要发生在欧洲的“心脏”布鲁塞尔以及英法德西等国。可以说,2004年欧盟扩员以来,原来苏东集团的“新欧洲”国家入欧后,不仅没有享受到欧盟带来的经贸好处,反而备受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拖累,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主导下的有些失控的难民政策。

 

更值一提的是,新老欧洲国家的分歧,并非表现在对中国的经贸合作上,也曾经体现于9.11事件后的美国反恐战争上。当时,美国发动对伊拉克的反恐战争,法德两国坚决反对,新入盟的中东欧国家则站在美国一边。但站在美国一边并未给“新欧洲”国家带来多少利益。

 

欧对华经贸的实质红利

 

反而是对华经贸合作中,16个欧洲国家却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经贸合作红利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2012年以来,中国企业在国有银行的支持下,宣布了约1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及其相关产业投资。波黑、塞尔维亚、匈牙利、捷克等国都和中国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基础设施和产能专案合作。

 

中欧“16+1合作”是给予欧盟中较贫穷国家的经贸合作蛋糕,但在德国为首的“老欧洲”国家看来,却是动了他们的蛋糕。这种带有猜忌心理的危机感,反而意味着欧盟中的领导者如德国和法国等,将“新欧洲”成员看成了小伙伴,而不是平等的成员主体。欧盟不是国家,每个成员国都有自己的政策选项。对此,匈牙利总理欧尔班·维克托说得很好:“世界经济重心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,尽管西方世界仍有一些人否认这一点,但这种否认似乎并不合理。”因而,包括匈牙利在内的16国,按照本国的利益最大化和中国发展经贸合作关系,其他欧洲国家无权说三道四。

 

更讽刺的是,过去30多年间,中欧经贸合作的主要对象是英法德为主的西欧国家,它们和中国都建立了利益攸关的经贸合作关系。甚至可以说,正是依托对华经贸合作,才使欧盟走出了主权债务危机。中国对欧盟的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当德国对中国和16国的合作产生“分化欧洲”的危机感时,可能忘了中国对稳定欧盟所发挥的作用。



作者:张敬伟,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

来源:《联合早报》2017年11月30日,原载于《大公报》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前瞻性 

影响力 

合作共进

发出中国声音